專訪| 田采薇:做一名「誠實」的舞者!《2016年鈕扣計畫》

「來自台灣的田采薇,狡黠飽滿的爆發力,剎時將舞台與觀眾的距離縮短至零。」——德國《法蘭克福彙報》

2016年,德國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台灣舞者,田采薇,受邀「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回國創作。她深具靈性的肢體張力與創造力備受肯定,德國《法蘭克福彙報》也曾為她的表演下了極高的評價。做為一枚鈕扣,她如何談這段夢想的行旅呢?

TsaiWei-2-20

最初的想法就是想跳舞!

旅外舞者正是帶著任務去旅行,踏上這個旅程是受到什麼召喚?最初想法是什麼?

舞到哪裡都可以跳,無論國內國外,既然已經在國內跳了十幾年,那就去國外看看。一開始並沒有明確地設定目標,或一定要去哪個舞團或是一定要在哪個國家,只覺得只要能找個地方跳舞就好。在參加過各種大大小小舞團的甄選考試後覺得,以前出去考試就像亂槍打鳥有機會就去,深怕漏掉一個就失去一次機會,也管不了自己是否了解那個舞團,但隨著時間久了每次甄選就像篩網般層層過濾,越來越清楚自己的方向與喜歡的風格。而一直支持自己唯一的信念就是盼望有天能成為一名職業舞者,在自己適合且喜歡的舞團裡工作,至於其他的別無所求。

Tsai-Wei.030

帶著任務去旅行的每一場在出發前,你會準備什麼?(外在的、內在的)

我通常會依演出不同舞碼去調適自己的身體狀況,如果知道這一季的演出有許多耗費大量體力的舞碼,會在早幾個月前就會額外在排練之餘加強鍛鍊體力,例如游泳、跑步或騎腳踏車之類的有氧運動,加強心肺功能。通常還會準備演出舞碼不同年份的DVD,由於舞團裡很多舞作是二、三十年前的作品,演出時需要攜帶同支舞作的前、中、後期的DVD,其中還分遠景和近景版本,以便隨時比對參考。

另外我也隨身會攜帶按摩放鬆肌肉的道具,例如各式的球類,如棒球、網球和高爾夫球。各種球軟硬程度不同,可以視身體情況所選擇。除此之外還有基本的感冒藥和紓緩肌肉酸痛的藥膏。

最令你印象深刻的旅途記事是什麼?

剛到德國時曾經有次要飛到英國去甄選考試,人生地不熟再加上當時只是學生,為了省錢買的是廉價航空清晨的機票,等到機票買完時才發現凌晨時分並沒有火車開往機場,必須要前一天晚上搭最後一班火車再轉接駁車到機場,當時只覺得到機場過夜等飛機也無妨。當半夜到達機場附近的火車站時,卻發現小機場半夜是關閉的,因此也沒有接駁車,當時氣溫只有二、三度,在人煙稀少的車站附近甚至沒有密閉空間可以躲藏,最後只能躲在路邊的電話亭五個小時裡直到隔天清晨接駁車的到來。那五個小時裡,我只能不停的動,因為一停下來就覺得四肢開始僵硬,深怕自己凍死在電話亭裡。從此以後出發前一定會先看好、查好交通資訊,以及寧願多花錢也不會再做出如此危險的行為。

TsaiWei-2-14

每每演出完總覺得:還好一路走來未曾放棄。

結束一個任務也等於結束一場旅行,當下的心情是什麼?

我從來就不是天生外型和條件特別突出能讓人第一眼就印象深刻的人,以前在學校也是被隱藏在眾多身材面貌姣好的同學們裡,就算後天努力拼命也被歸類為:「她是個努力的學生,但很可惜身形還是輸人一截。」連要出發去歐洲前都被人告誡:「妳個子矮去歐洲找個學校念書還可以,但想要當舞者恐怕很難。」當下只覺得難道矮的人沒權力跳舞嘛?雖然出發前被潑了一盆冷水,但仍然不死心毅然決然地來到了歐洲。

剛到歐洲覺得自己的確容易被淹沒在充滿個人特色的舞蹈圈裡,一開始對一切都相當迷惘,只急著想要證明自己,但隨著時間久了連自己都不再相信自己,直到在德國【福克旺舞蹈學校】,花了好多年去學習做一名「誠實」的舞者,雖然舞者的工作是表演,但如果這一切不是建立在對自己誠實的條件下,呈現出來的都只是虛有其表或只為討好觀眾的演出。

是什麼原因讓你成為鈕扣計畫的一顆鈕釦?

自第一屆鈕扣計畫開始,身邊所認識的許多旅外舞者學長姐都陸續參與演出,因此對這個計畫並不陌生。雖然每年回台時間都與鈕扣的演出擦身而過,無法到場觀賞,但藉由網路平台的報導,即便人在德國也都持續關注著鈕扣每年的動向。今年很榮幸地受曉玫老師的邀請回台擔任鈕扣藝術家,希望藉由這次機會和大家分享創作與這些年在德國舞團工作,對於肢體運用的方式和對表演的詮釋方式。


高雄衛武營X《2016年,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

     :田采薇《The Man》、洪綵希《藍鬍子》、簡麟懿《囚》

時     間:8/6(Sat.)14:30、19:30兩場

地     點:高雄衛武營281展演場

票    價:$500

購票與折扣辦法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goo.gl/TCUV9F或電洽07-768-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