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狂野|韓國杖鼓與丹麥擊樂的力場

眾人皆可打,萬物皆可敲

打擊樂的魅力,老少咸宜;打擊樂的種類,也越來越沒有「樂器」之分,舉凡鍋碗瓢盆都可以是打擊的「樂器」。如承襲自韓國四物打擊樂(Samulnori)的 「亂打秀(Nanta)」,也因為超人氣的廚藝音樂劇,打破語言障礙,成為許多人認識朝鮮農樂的入門。

%e6%96%b0%e5%8f%a4%e6%93%8a-3

所謂的農樂,最早被稱為「風物」(Pungmul),可以追溯自一千年前的朝鮮社會,農民為祈求風調雨順,舉行祭祀而來,尤其這種由下而上的藝術發展,結合舞蹈、演唱、雜耍和遊街,具有通俗性和娛樂性,在鄉村集會、婚慶典禮等場合都能見到樂師身著五方色的服飾,使用包含鐘、笛、簧管,及鑼鼓等樂器演奏,與道家五行和傳統巫術有緊密的關聯。

 

無聲勝有聲 有聲勝無聲- So New So Old;So Far-So Near

「音樂家穿著筆挺的西裝坐在鋼琴前,揭開琴蓋,不時翻譜,但其餘時間只是坐著…」這是1950年代美國作曲先鋒約翰‧凱吉( John Cage)發表的爭議巨作《四分三十三秒》,它顛覆了一般人對「音樂」的認知,並開創了隨機的「機率音樂」的可能性,激發出許多新的想法。然而受到東方哲思影響的凱吉,創作出的作品可能是許多人對於現代音樂「聽不懂」與「很難聽」的蓋括性想像,事實上許多現代樂派作曲家也積極從民族音樂裏找到靈感,在傳統與現代之間的碰擊中發現,思辯我們以為的傳統,潛藏了許多比新還要新的音樂觀;我們以為的現代音樂表現,其實在骨子裡與許多傳統樂器表現方式互通。

 

sori%e6%bc%94%e5%a5%8f%e7%85%a7%e7%89%87-1%e6%8e%88%e6%ac%8aok

40年前左右,韓國官方為了推廣朝鮮農樂,以鼓、杖鼓、大鑼、小鑼等四種打擊樂器為代表,演奏部分段落,並申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但很多人也許不知道,這四種樂器象徵「雲」、「雨」及「風」、「雷」等自然力量,表示大地與上天,也傳達陰陽太極的理念,帶有濃厚的東方哲學,使農樂昇華成一種現代表現形式,進入經典藝術的舞台。2012年,旅居丹麥的臺灣打擊樂家陳盈斈,首次聽到知名韓國杖鼓名家崔昭理演奏,「其原始、複雜的能量與情緒讓她深受感動,進而反思「現代」和「傳統」音樂標籤下的哲學本質,於是催生出《新古擊》計劃。

 

音樂小宇宙的方塊組合

本次《新古擊》在衛武營藝術祭的演出為臺灣首演,除了崔昭理與陳盈斈,還同時邀請兩位韓國擊樂家-黃仁赫(Inhyuk Hwang﹞、趙秀珉(Sumin Choi)共同演出。由崔昭理以杖鼓獨奏先發,穿插韓國薩滿農樂、漁樂等古調,音色柔中帶剛、緩中帶快;陳盈斈則以丹麥現代作曲家帕‧諾伽(Per Nørgård)受東方陰陽學與印尼甘美朗(Gamelon)啓發的作品對應,包含《易經》第三樂章與《漩渦》等曲目。兩位受不同訓練方式養成的擊樂家,甚至將借力使力,以即興表演的方式在寂靜和緩的舞台上,迸發出新/舊文化、東/西樂性交會的狂野力場。60分鐘的音樂哲學思辯,宛如音樂思想的方塊組合,觀眾最終的情緒將排列出屬於自己的音樂宇宙。

%e6%96%b0%e5%8f%a4%e6%93%8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