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琄|讀劇,一場演員必修的冒險!

沒有靈魂的對白是空話,那只是讀字,人物的關係無法從中釋放。讀劇原來是戲劇製作的必要階段,倘若只是憑空想像,缺乏相關知識涵養的學習,便無法真正進入角色,更不消超越字面的意義,掌握文本深沉的意涵…

十多年來,大小場次的「讀劇會」在臺灣蓬勃發展,除了讓一般觀眾輕易接觸到戲劇,也讓經典作品,甚至是較少演出的文本,有機會被認識。然而,讀劇原來作為戲劇製作的必要階段,卻因為各種原因受演員所偏廢,甚至流於形式。因此衛武營藉專業人才培育計畫,邀請金鐘影后王琄、何一梵、廖茈宴等講師授課,並透過電訪,分享她近年來投入讀劇的觀察…

王琄,金鐘影后、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入圍,相聲瓦舍創辦人之一,縱橫影視兩棲,近年投入讀劇推廣

讀劇,或讀字?

讀劇,一般是戲劇製作的前期準備。演員需針對劇本內容、作者時代與創作背景,進行前端且重要的研究,才得以充分地揣摩角色內涵;精準地傳達文本張力,這也是演員必備的功課。王琄說「如同喜愛游泳的人研究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喜愛舞蹈的人深入舞蹈家的律動和狀態。」倘若演員只是憑空想像,缺乏相關知識涵養的學習,便無法真正進入角色,更不消超越字面的意義,掌握文本深沉的意涵。

沒有靈魂的對白是空話,那只是讀字,人物的關係無法從中釋放。

 王琄說,聲音的本質具有幻想性,能建構人物情感、空間畫面。演員也藉由理解力和想像力的運用,賦予角色不同的發聲位置與音質,給予適當的形象來訴說故事,這些都是通過讀劇訓練的啟發,延展文本的各種可能性,她補充「戲劇的力量,並非靠著文字來堆砌,而是在於大膽、自在地說故事。」

1486698443509
讀劇 圖片來源 思劇場 讀劇第二讀{慾望街車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離開舒適圈

「讀劇難嗎?難呀!」王琄自問自答「臺灣的觀眾寵壞演員,演員在舒適圈裡不敢開放、害怕展示弱點,也避免碰觸演說式的文本,反而輕忽讀劇這項重要的準備工作。正因如此,演員少有突破,即便是當前的讀劇會,也常出現零落的對白,已然失去文字的況味。她說「這是因為忘了讀劇的可能性與爆發力。」王琄開始思考,自己是否也已充分理解文本脈絡?是否願意嘗試詮釋角色的各種面相?是否願意接受挑戰?抑或仍慣性地展演口白?對她來說,要面對過去迴避的領域,就像是接受一場冒險。

她試著回歸文本,爬梳經典,像是給自己的功課,「如果說,要重返讀劇,那就來讀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吧!」四百多年來,莎翁的作品仍具影響力,因此能在不同的時空下搬演,除了故事豐厚的能量,大量獨白、演說和對話,「帶著一種提問的本質」她說。而這個本質或許就像何一梵老師談論戲劇的力量,不只反映社會現況,能更主動地引導讀者反芻,同時回應世界。

P1240674
青少年讀劇培訓

來玩一場冒險

在王琄的讀劇裡,講師和學員需要不斷提問,有些人邏輯性比較強,有些人想像力比較好,透過對話、分享、切磋,激盪出更多元的理路和表現型態,「我們應該更open minded,在發問、練習、玩耍中轉念,才能持續進步。」她說,像她為青少年所設計的讀劇裡,讓學員念出自己的名字,直線、曲線,以不同方法呈現自己的性格。「名字是從出生到進入棺材最重要的字,我們曾經想過好好認識它嗎?曾經想過好好地表達它嗎?」通過讀劇,學員像是服用了大補丸,但長期來說,效果如何?「這需要持續練習,除了技巧,還有心態的調整。」王琄語重心長:「讀劇需要再多點時間來檢驗,尤其讀劇不是速成的補品,它改變的是態度,一個演員對自己的態度。」

這幾年,王琄持續投入讀劇的推廣和培力,也幫助自己的表演,更自在、放鬆地面對挑戰。她說,讀劇,就像一場演員必修的挑戰,「不說別的,通過讀劇,我在去年拿下金鐘獎最佳女配角。」思劇場客座演員高英軒也曾說過「如果劇是Play,讀劇就是Pre-play,在正式玩之前,要知道怎麼玩。」

這是有趣的冒險,王琄號召大家結伴,一起前行。

採訪後記

「來吧!一起來玩吧!很有趣的。」結束訪談時,王琄老師以充滿感染力的聲音說。電話那端彷彿能見到她已經開展雙臂,笑著邀請我也進入讀劇的冒險裡。


專業演員訓練這邊請